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魔芋糕 >

《投名状》影评——庙堂之高,江湖之远

时间:2019-07-23来源:负数与零网

《投名状》:庙堂之高,江湖之远
话说豹子头林冲风雪山神庙手刃了仇家,祭了亡妻之灵,雪夜上梁山一心想入伙,那白衣秀士王伦气量狭小百般来刁难,说但凡入伙需纳投名状,林冲道某家虽一介武夫也粗通文墨这便写了与王头领过目,旁边旱地忽律朱贵笑道教头你错了,纳投名状是要你去山下杀得一人将头献纳,兄弟们再无疑心。此时林冲身家已不复清白,当下答应要“纳投名状”。
此乃北宋徽宗年间事,大概在公元1100年前后。九百年后,一个名叫陈可辛的小个子香港导演要重拍清末四大疑案之一的“刺马”,他要给予重新解读。“张汶祥刺马案”传至民间衍生出诸多版本,有因色*负友说,有政治斗争说,甚至加入神怪元素成了神话,一代武侠大师张彻拍于1973年的《刺马》属典型港式戏说套路:抽离其时代背景,避开大格局大场面,专注于人物矛盾冲突。该片云集狄龙、陈观泰、姜大卫等一众当红明星,以兄弟结义因情反目为主线,也拍成了那个时代的经典。就在陈可辛筹拍之际,邵氏声称其仍以“刺马”为片名涉嫌侵权。此时的陈可辛也正在为如何解释“张汶祥刺杀马新贻”的原因而苦恼,因为他的初衷远远不是拍一部江湖兄弟片。这时,据说一位高人想起本文开头所述林冲落草一节,便献策陈导加入“纳投名状”一段,并将片名改为《投名状》,陈可辛也就此走出了“刺马”叙事逻辑的局限,并以“投名状”贯穿该片始终。三位男主角名字也由原版中的“马新贻、黄纵、张汶祥”改为“庞青云、赵二虎、姜午陽”。
《投名状》中金城武饰演的姜午陽在三人纳投名状时旁白云:兄弟结义,各杀一个外人,以绝后路,从此,兄弟的命是命,其他的,皆可杀。在江湖上,纳了投名状断送了身家清白,从此兄弟们的命运便紧紧维系在一起,“不求同生,但求同死”。投名状效应能在多大范围内奏效,是从来没有拍过男人戏的陈可辛所怀疑的。陈可辛后来在采访中说,在他的成长经历中根本没有兄弟情义的成分,他小时候甚至都是和女孩子玩,也不相信所谓的兄弟。陈可辛还在力邀李连杰加盟时说,他要以拍一部战争片来达到反战的目的。
纵观全片,几十场戏大都发生在战场上,只有开头三人聚义时尚在绿林,后面庞青云进宫一段也一笔带过,时局之波谲云诡只在三位大人谈笑博弈中暗示出来,而主角之间动辄剑拔弩张的对峙和一触即发的冲突都以惨烈的战场为发生地,“投名状”虽贯穿影片始终,也只是反射角色*之间心照不宣的一面镜子而已。因此,该片早已经突破港片一惯的“恩怨江湖”之藩篱,而将故事原型的空间格局与历史视野放回150年前的中国大地,拍出了兼具现代精神和历史反思的新境界。而其节奏之紧促、剧力之强劲、镜头之真实逼人、表演之精彩绝伦,在目前中国式大片中无出其右,所以该片2007年底上映后能纵横大陆、港台乃至新马泰院线,并赢得27届香港金像奖八项大奖,在票房、口碑、评奖三方面全面告捷。
江湖已远兄弟在

一个不相信兄弟的陈可辛,决不会像吴宇森、杜琪峰等香港导演一样用电影语言将男人情义浪漫化文艺化。陈可辛以拍爱情戏著称,对人物心理的细腻把握使他看准了庞青云、赵二虎女性癫痫病的早期治疗、姜午陽三人之间的性*格差异,这才是兄弟自相残杀的悲剧根源所在。
舒城一战是三人投军后首役,在对面太平军五千精兵、两百支洋槍和数十门大炮的绝对优势下,八百个人以锄头、铁锹等为戈矛,以铁锅、簸萁等为盾牌,豁出命往前冲,被敌人两百支洋槍打得血肉横飞惨呼不绝,赵二虎紧攥望远镜不断转动,看着兄弟们死伤惨重忍不住吼了起来:“快死光了还不去?!”这一吼几乎让也紧盯着前方战况的庞青云跳了起来:“你给我记住!战场上只有一个是头!”这一问一答剧力之强几乎能使观者随庞青云的剧烈反应猛然一震。
虽为结义兄弟,出身草莽的赵二虎关注的是兄弟的命,而作为将官的庞青云关注的是如何赢得这场战争。就在舒城一战前夜,庞青云对众兵士做好了部署,姜午陽和赵二虎配合着对兄弟们做了战前动员后,两人喊道:“进舒城!”八百兄弟匪气高涨:“抢钱抢粮抢娘们儿!”在扑面而来的草莽气息中,刚做了兵法上周密部署的庞青云颇有些尴尬。
将官庞青云与好汉赵二虎之间的矛盾被陈可辛一步步明朗化。舒城一战后,庞青云兄弟三人攻城略地势如破竹,而何魁都在庞青云的山字营冒死攻下城后“进城接防,让兄弟们逍遥三天,抢钱抢粮抢娘们儿。”何魁进城接防都要“三抢”,庞青云部山字营有两个少年猥亵民女,便要“就地正法”,二虎不解:“进城抢三天,这是规矩”“我们一直都是这样的啊”,庞青云说:“以前是匪,现在是兵……规矩总有开始的一天,就是今天!”接着给赵二虎和姜午陽以及山字营众兄弟讲了“穷人和捕快”的故事,并讲出了自己的政治理想:“你们投军是为了不让别人欺负,现在我告诉你们,不光你们,全天下的百姓都不能让别人欺负,我们要做的是这样的大事!”庞青云用通俗的方法阐述自己理想,打家劫舍多年的赵二虎却一时难以接受,这时三弟姜午陽站了出来,亲手处决了同村的两个少年。
在拍这场戏的时候,李连杰、刘德华和金城武三位男主演都劝导演不必杀两个小卒——他们年龄小,大家又是一个村儿出来的,饶他们一命算了。陈可辛却执意要杀,他的解释是庞青云是一个“知识分子”,他的想法不是赵二虎、姜午陽以及同村的兄弟这些“土包子”所能理解的,三人苦劝不成,只能笑道:“看来导演是知识分子,我们都是土包子。”
庞青云从严治军铁面无私,这在二虎和午陽看来可以理解,毕竟是为了“全天下的老百姓都不能受欺负”,可苏州降城后,他却为了留余粮打南京,执意射杀四千降兵,二虎是个重情义的好汉,何况苏州太平军首领黄文金曾以命相求,此刻背信弃义实属忍无可忍:“我答应过要让他们活着!”庞青云一脸铁青咬牙切齿:“兵不厌诈,这是战争!”二虎怒不可遏:“人无信就是畜牲!”两人性*格和观念上的冲突在这里达到了极点。
即使在庞青云立功心切一意孤行的情况下,既已结为兄弟,赵二虎从来没有想过要背叛这场兄弟情,虽然差点为了心中的正义而反走苏州。他只能在打下南京之后摆上四千个饭碗四千碗酒,然后将说不尽的辛酸、失望、无奈与感慨化为一声高呼:“安心上路!”导演陈可辛虽不相信兄弟,但他塑造的有情有义慷慨豪爽的赵二虎颇得人心,同时也暗示这个角色*如同民间传说中的忠义化身关公。片中戏班子所唱的庞青云、赵二虎、姜午陽,其扮相本就是三国刘关张,并且镜头一再对准红脸“关公”,唱怎样检查癫痫病词道:

“俺赵二虎、庞青云、姜午陽——
歃血为盟神灵鉴,
义字当先对地天;
不求同生求同死,
祸福共当肝胆悬。”
二虎听得入神,然而想起结义以来同生共死之外不堪回首的一幕一幕,不禁百感交集热泪盈眶。他也万万想不到最终会死在这位结拜大哥手里。
赵二虎的悲剧是一个江湖好汉相信一个善于权谋的知识分子的悲剧。三人结拜后其实已经远离了他和午陽生活的江湖,他将江湖情义带到了战场上甚至时局中,其实一开始他就错了。江湖在他们投军后越来越远,而他在兄弟情义和江湖道义上的执拗,其慷慨其豪爽其重情义轻生死,即便为庞青云所用,依然在走向悲剧的一幕幕针锋相对的冲突中感人至深。陈可辛成功挖掘了刘德华身上粗犷而纯朴的潜在气质,将传统江湖兄弟情义在残酷的冲突中表现得荡气回肠,然而终究悲剧性*地无力回天。在二虎被射杀后,回头再看一下庞青云跟赵二虎进村后两人对饮那场戏,着实令人扼腕叹息黯然泪涌:庞青云诉说了何魁退兵三十里让他全军覆没之事,二虎说:“天大地大,没有兄弟情义大。这年头,没有兄弟,活不下去。”然后对庞青云端起酒杯,满脸的真诚和同情。
作为本片的讲述者,姜午陽是提到“投名状”次数最多的。舒城一战中,眼见被太平军层层包围,身负重伤的庞青云说:“看来我们真的要死在这儿了。”姜午陽忙安慰道:“我们纳过投名状,不求同生但求同死!”相信了投名状效应之后,他又被大哥庞青云的崇高理想所折服,直到大哥为了仕途要杀二哥,他还说:“你要动二哥,就为了嫂子?你忘了投名状?”他还不知道“投名状”和“两江总督”是水火不容的。
庙堂高处不胜寒


《投名状》开头字幕就说在太平军反清期间,中国一共死亡七千余万,相当于二战中全世界死亡人数。影片的故事发生在19世纪中叶,其时内忧外患满目疮痍,清王朝统治下的中国已经气数将尽。然而造成一个民族陷入如此悲惨境地的原因,也从庞青云、赵二虎、姜午陽三兄弟的悲剧在大时代背景上折射出来。
在中国传统的叙事方式中,往往把三兄弟结义模仿刘关张桃园三结义的模式,英雄结义一展宏图。所以恪守中国传统叙事模式的张彻版《刺马》,也最多加入情变的成分,所谓“外人乱我兄弟者,视投名状,必杀之”。到了本片,徐静蕾所饰演的“二嫂”的角色*作用已经淡化很多,赵二虎兄弟的矛盾还在于二虎和午陽出身江湖,而庞大人庞将军心在庙堂。从赵二虎的角度来看,杀苏州四千降兵乃背信弃义天良丧尽,而从作为片中权力象征的三位大人的角度来看,庞青云本就是三人博弈的棋子,杀不杀俘虏影响的只是这个棋子还能走几步。
据史载,片中庞青云的原型马新贻投诚后应属湘军一支,后在剿灭太平军中立下大功,而在马新贻在前方出生入死之际,曾国藩在朝廷还面临着严酷的政治斗争。本片将历史人物姓名都避实就虚,三位重臣成了朝廷政治斗争的一种象征,此等奸猾老臣宦海浮沉多年,深谙为官之道,身在仕途只关心身家利害全无报国心思,甚至在内忧外患之际一门心思都在发国难财上,片中舒城告捷后,赵二虎在三位大人面前喊:“先患有癫痫病很多年,请问他的癫痫病还能治疗吗?取苏州,再打南京,怎样?”三个老家伙笑得前仰后合,笑得二虎和午陽一脸茫然,还是庞青云后来给了他们解释:苏州是敌人重镇,南京是敌人心脏,仗打完了,他们赚什么?这是中国人几千年来越发险恶的人心在政治上开出的恶之花,让一个民族在面临内忧外患之际还忙于追逐名利甚至因此相互倾轧。
庞青云与赵二虎、姜午陽的关系类似刘备与关张、宋江与李逵,刘备宋江之流最能驾驭关羽、张飞和李逵这样重江湖情义的人物,庞青云与两位兄弟结义,其实他自己“根本不相信投名状”,他相信的是他能够笼络驾驭二虎和午陽这两个江湖好汉的人心,作为自己建功立业的利器。
庞青云只要能达到他的目标便决不手软,他能驾驭得了江湖好汉为己所用,他也能与见面就分外眼红的何魁做交易:“仗我打城我攻人我死,魁字营只要站在后面做做样子,南京,一人一半!”他也能执意杀掉苏州降城的四千人,杀二虎那夜他仍说“苏州死的四千人,是值得的”。然而他也知道朝局的水有多深,加封两江总督离京途中他沿冰冻河面前行,冰面应声而裂,他对随扈说:“我这一生如履薄冰,你说,我能走到对岸吗?”
庞青云虽然做事快准狠,但个性*十分复杂。或许他从来不相信投名状,但两个结拜兄弟一起出生入死五年,所以杀二虎的那个雨夜他设席独白之后恸哭失声。他置江湖情义于脑后,甚至连良知善念也狠心摒除,为的却是一个知识分子式的人生抱负。中国传统的知识分子都追求“学而优则仕”,所谓“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他们在被政治伤害之前都对“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的从政理想满怀热忱,民间也把“学会文武艺,货卖帝王家”挂在嘴边,然而这种民族早期形成的单纯美好的人生理想,延至晚清,早已被险恶的世道人心侵蚀得破败丑陋不堪,传统知识分子的修养与抱负都不再纯真,甚至在整个社会的沉疴腐化中荡然无存。草莽入仕,本就难以生存下去,所以赵二虎就感叹“南京是不需要我这种人的”,他终究成了庞青云仕途上的牺牲品。而更大的悲剧在于庞青云,他能临阵万人敌,能踏着结义兄弟的鲜血和征战中的累累死尸走向仕途致高点,却在朝局变幻中顷刻之间被碾为齑粉。此刻,原故事中“张汶祥刺马”的原因与意义再次被削弱,从赵二虎、姜午陽到庞青云,从草莽江湖到知识分子,在十九世纪中叶的庙堂朝局面前,都如临如纸薄冰之下的万丈黑潭,都如棋子一般被把玩在瞬息之间,所有的道德和人性*都已经走入绝境,这只是一个民族耽于堕落甘于自残的悲剧的缩影。
且看沙场几人还


本片被导演定位战争片,其主要的戏份也都在剧组花大力气打造的战场上,陈可辛对战争的理解,可从打苏州一场戏中管窥一二。
庞青云建功心切,违抗姜大人军令打苏州,却因军需不足导致苏州一围成死局,“攻守都得死”,山字营孤军奋战围了九个月弹尽粮绝,苏州城外满是战壕和四肢残缺不全的死尸,还有被扔在战场上的遍身伤痕或者缺手断脚的士兵用沙哑的声音凄厉喊叫:“……再不来救我,我要卸了你们的腿……”其惨象简直如同人间地狱。城外弹尽粮绝,城内粮草也早空了,但城外的人以为城内有粮,城里的人拼死了想出去,到了晚上,在围城郑州癫痫研究所的清兵和守城的太平军之间,就形成了一个黑暗地带,不管爬进城爬出城,进了黑暗地带随着几声惨呼,人都不见了踪影。
庞青云借来了粮食槍炮,次日卯时正要攻城,苏州城门徐徐打开,赵二虎带苏州投降军民出城,此时已严阵以待的山字营的士兵怔了一阵,有点难以置信,然后端着槍缓步走出战壕,摄影机从他们身后向前俯拍,灰头土脸穿得臃肿而破烂不堪的他们走在满目狼藉的战场上,此时镜头放缓了之后的画面灰旧泛黄,战场上空响起了挽歌一般的吟唱。这段戏对战争的理解已经从残酷真实的层面上升到了宗教般悲悯的高度。
据导演陈可辛说,这段展示战争之残酷、惨烈、真实和沉重本质的场面,灵感来自美国老片《西线无战事》,在这部经典反战影片中,战士们也都在战壕里不能出来,出来就得死,而战壕上面有一个战友一直哭喊了五天才死去。为了达到惊心动魄的效果,摄影指导黄岳泰在陈可辛的要求下做出了“黑暗地带”的效果,艺术总监奚仲文也要把衣服做旧,把人画得又脏又丑;而为了突出人与人之间殊死互搏的真实,号称“威亚王”的动作指导程小东被要求一不能飞二不能以一敌百三不能有具体招数。片中露面较多的几个士兵,比如攻舒城前夜随姜午陽响应要做敢死队的两三个,还有因奸|婬*民女被就地正法的小七和狗子,他们沙哑的嗓音中透出明显的稚嫩,看年龄不过十五六岁,正如乐府诗云:十五从军征,八十始得归。导演在意图表明,150年前的那场持续多年的战乱,已经打得中国只剩下一群尚未懂事的少年。惨绝人寰的战争和正度青春的少年,看了让人于心何忍?

陈可辛早年已凭《甜蜜蜜》《金枝玉叶》等作品扬名华人影坛,2005年《如果·爱》是他进军内地影坛的第一仗,八千万的投资票房并不理想,稍事休整之后,他开拍《投名状》,善于把握精致细腻的爱情戏的他此番专注于动辄剑拔弩张的男人对峙,成功转型之余略有缺憾,他在男人戏上用力过度,致使仅存的爱情戏有苟延残喘之嫌,甚至有人指责徐静蕾在片中很多余,其实如果没有这个角色*,影片的层次感还是会被削弱。何况本片的主要戏分都声势夺人,对战争场面的苦心经营获得了极佳的效果。拍摄时由于格局宏大,战戏频繁,本片调用了两千余群众演员,副导演就多达十来个,给陈可辛的调度能力提出了空前挑战。陈可辛说,这次我要拍的,是一百五十年前的中国真实的生存状态。在这种极端真实下面的人性*,就显得越发骇人。庞青云、赵二虎、姜午陽兄弟三人或遥望庙堂之高,或忘却了江湖之远,都在被陈可辛还原的十九世纪中叶的一场惨烈的战争中,上演了一场轰轰烈烈的绝唱。
不懂兄弟情义的陈可辛,将“刺马”这个民间传说了一百多年的兄弟结义然后自相残杀的故事,用知识分子的眼光和情怀,演绎成一个病入膏肓的民族山河破碎英雄气短人性*扭曲的悲怆史诗,中国传统的江湖与庙堂的生存哲学都在片中时代剧变中走向了穷途末路。在马丁·斯科塞斯的《纽约黑帮》的结尾,有一句这样的字幕:从此,一个城市诞生了。本片历史反思的人文情怀与老马丁殊途同归,如果套用一下《纽约黑帮》结尾字幕的话,在姜午陽被凌迟的画面之后,该打上这样的字幕:从此,这个民族或者变革以重生,或者就此走向灭亡。
注:本文所引影片内容,皆据香港公映版,与内地公映版本略有出入。

上一篇:有个脾气暴躁,又爱骂人的女朋友是种怎样的体

下一篇:发现了桔子的秘密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