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逞颜色 >

秋风又惹桂花浓_故事

时间:2020-10-16来源:负数与零网

  江南的一个小镇上,不知何时传下的习俗,谁家生了女儿,就在家里栽一棵桂花树,还要埋下一坛桂花酒,等到女儿出嫁时,用桂花树作妆奁,和桂花酒一起作为陪嫁。新婚之夜,新人共同饮下桂花酒,预示着夫妻心心相印,永不相忘。

  母亲生她那年,父亲为她栽了一棵桂花树,在树下埋下一坛桂花酿。

  父亲常年在外经商,她和母亲在家,学做女红,母亲也教她些诗书绘画。母亲原本想让她出去上学,但是父亲反对,也就作罢了。

  女儿家的日子和心事就在诗书、绘画、女红中百转千回,渐渐流逝。转眼她十八岁了。

  这年的春天,父亲给她说妥了亲事,是本地的秦家,也是经商人家。母亲说秦家的公子秦川一表人才。

  春风将将吹干了那棵伐下的桂花树,梅雨时节又氤氲着她女儿的心思,如帘外的细雨,剪不断理还乱。

  羞涩的向往中,似波心涟漪圈圈迂回。眷恋不舍中,划过岁月的淡淡余香。

  天风绕月何时过,吹子人间落。尘缘结缔越春秋,娴静影淑花品第一流。秋花不入时人眼,只向浓芳看。青黄浅淡满山花,渺远暗香情怯吻霜华。

  小镇桂花香时节她出嫁了,带着桂花树做的妆奁,还有那坛陈了十八年的桂花酒。

  新婚之夜,她和新郎一起坐在洒满红枣、花生、桂圆、莲子的大红喜床边喝着那坛桂花酒,夫说她很漂亮,还说很喜欢她,还说永结同心,白头偕老。说着说着,夫就醉倒了。

  夫对她很好,在他们住的济南市癫痫专科医院有哪些院子里栽上了桂花树,夫知道她喜欢桂花的微黄和淡淡清香。

  她和夫过着举案齐眉,红袖添香夜读书的清雅生活。

  第二年桂花开的时节,她为夫添了个女儿,因为满院都是淡淡的桂花馨香,夫给女儿取名香儿。

  秋风萧瑟,卷着阵阵清寒凋零了满院的桂花。雨丝斜斜的织成网,遮在天地间,灰蒙蒙混沌一片。

  香儿刚办完满月酒的那个晚上,夫告诉她,家中在北平城的生意出了问题,需要夫亲自去打理。临幸时,夫说很快就回来。

  桂花开了又落,桂花酒她也酿了三次,夫还是没有回来。期间也来过信,只是说生意刚刚好转离不开。香儿四岁了,在她的膝下绕,倒也驱走了她的不少思念和孤寂。

  又是一年桂花时,夫回来了,还有一辆车,下来的是一个抱着一个小男孩的贵妇人。她懵了,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但是现实又让她不得不清醒。四年了,该改变的都改变了,该来的都来了。

  夫回家的第二个晚上来了她的院子。她想从夫的脸上寻找一丝愧疚,好给自己的原谅一个理由,可是没有,一点都没有。她望着夫的脸,没有任何表情,那双原本会说话的眼睛里也没有一点点的波澜。她的心渐渐的沦陷。夫开门见山的说,因为北平城的生意出了问题,需要汪家的支持才能度过难关,就答应了和汪家联姻的条件,而且是汪家的女儿嫁过来做正妻,都是为了家族考虑。听着夫波澜不惊的叙述,她的心沉到了谷底。她想喊,喊自己当初也是三媒六聘娶进门的正妻。她想哭,哭自己没有任何过错,还要蒙受如此的委屈。可是千言万语,都随着夫的那句:“你自己休息吧,我去汪氏那里了。”和关门声,变得毫无意义。癫痫病可以治吗?>

  清风一纵桂子香,伤心一夜人白头。

  恬澹香飘若语柔,不争红紫冠深秋。萦霜染醉芳菲景,桂露仙娥客梦留。当秋风又起,桂子香满院的时候,她的心已经平静地能闻到淡淡的花香。

  秋日的阳光透过窗子,晒下一室的暖暖,她坐在窗边细细的梳着满头白发,看着女儿在专心的作画,一如当年的她一样玲珑娇俏。

  大宅里虽然还称她是夫人,可是都知道汪夫人才是正宗的主子,管着大宅里上上下下的大小事情,她只是个摆设。没人理她。这样小院倒也清净。春日柳絮盈,夏日黄昏荷香沁,秋风桂子送天香。全然不闻那边桃花谢尽李华开。后进门的李夫人,和刘夫人都有了儿子。她和夫照面只有在年终祭祖时,远远的看看。

  大概是因为她生的是女儿的缘故,不会对家财构成威胁,所以她在这个看似繁荣的大宅里日子过的还算安稳。可是汪、李、刘三位夫人那边就没有她这么和谐了。日子在明争暗斗和不停地争吵中过着。

  夫厌倦了,就时时出去,一来二去,一顶小轿,张夫人进了门。由于出身青楼,张夫人时时遭到其他三位夫人的冷嘲热讽。可是夫却是一直喜欢张夫人。因为在张夫人身边,没有抱怨,没有诽谤,没有无尽无休的索取,夫可以安安静静的休息。在那里话家常,说趣事,摆弄生疏了的诗书绘画。就像她和夫的当初。

  外边的世道很乱,听说日本人占了北平,战争的硝烟虽然还没有波及到她居住的小镇,但是人心早已惶惶。

  夫放心不下北平城的生意,几番思忖后,还是带上两个仆人北上了。

  一个多月了,她整天心神不宁,纷传日本兵已经过了长江。有专一治癫痫的药吗这天随夫北上仆人狼狈的逃回了一个,才知道夫已经死在日本飞机的轰炸中,连尸首都找不到。她的心重重的痛,不能自已。

  汪夫人主持为夫设了灵堂,匆匆忙忙的祭奠了三天,就草草的葬了个衣冠冢。

  她知道,办完夫的葬礼后,就是这个家散伙的时候了。

  果然,隔天的早上,她和张夫人就被扫地出门了。

  汪、李、刘三位夫人都有儿子,且都有娘家的支持,为了争夺家产吵得不可开交,委决不定,只有拖延时日。

  张夫人把她和女儿带到小镇东边一个安静的小院落,坐北朝南一座两层小楼,虽说不是新的,但也算整洁清净。她和女儿就在这里安身了,她很是感激张夫人,张夫人笑盈盈的回应着她。

  这天夜里,有隆隆的飞机声传来,接着就是接连的爆炸声。她站在楼上望去,夫家老宅的方向有火光和浓烟腾起。心蓦地一沉,那里是她生活十几年的地方,承载这她的幸福和悲伤,那是抹不掉的痕迹。眼看着被炸成一片焦土。一个个鲜活的面孔在眼前闪过,却也没有了平日里的可憎。去了,都去了,带着她们的梦想,她们的欲望。这样也好,终于可以不用再无休止的争吵。人死了,若真的有灵魂,或许到了那边,有夫当家,她们就不用再分家了。

  日本兵经过小镇是,没被炸着的富贵人家都被洗劫一空。她被赶出来时原也没有什么,因祸得福,躲过了日本兵的打劫。

  动荡的日子也总是要过的,她和女儿和张夫人相依为命的度日。好在张夫人手头不缺钱,也不吝惜花在她和女儿身上,日子总还算过得去。

  日本人投降了,举国欢庆。她住的小院也喜气盈门,西安癫痫医院哪家有名女儿今天出嫁,夫家是镇上一户殷实的人家,张夫人又为女儿置办了一份丰厚的嫁妆,女儿嫁的也算风光了。#p#分页标题#e#

  夕阳的金辉在窗上度一圈彩色,瑰丽的有些虚幻,她坐在窗前,梳着如雪的白发,不经意间绾成当年夫喜欢的样式。眼中流溢着昔日的神采,嘴角还勾起一抹笑意。

  张夫人拿着一封信进来,平静的递给她,转身轻轻掩上门出去了。

  她拆开信封,里边是几页泛黄的纸。她的手有些抖:香儿她娘,是我对不起你,当年北平城的生意实在是危机,要不是汪家出手相救,夫就是把全部家当都填进去也改变不了破产的命运。无奈之下才答应汪家的条件。在生意和你之间我选择了生意。我知道我没脸见你,也没脸求得你的原谅。没有办法,只有硬下心肠躲着你。你的一头白发,让我愧悔难当。

  我放纵自己,麻醉自己。可是越是这样越痛苦。张夫人很像你,但不是你,即使重复着你我从前做的事,但心境已是没落。

  此次北上,料定凶多吉少,可是我已经厌倦了,累了,去了也好。

  张夫人是个侠女子,我把你和香儿都托付给她了。

  不敢踏入你的房门,那一头白发如根根银亮的针芒,刺入我的眼,穿透我的心。我深知自己辜负了你,但是对你的初心不变,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宁愿选择一无所以,用我的一身力气挣钱呵护你和香儿我们的三口之家!

  她的手不再抖,她的心也安宁了,那几页泛黄的信纸,在眼前清晰,又渐渐模糊。

  一头白发,一世等待,终是无悔。她不等了,她去找夫了。

上一篇:那些消失的过往_句子

下一篇:生活哲理空间个性签名_句子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