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钱莉芳 >

枪声响起(十一、线人谷勇)

时间:2020-10-20来源:负数与零网

  混迹黑道多年又有当过兵经历的杨良顺,自从登上由广州开往宁波的410次列车之后,感觉到了这趟车上疑虑多多。
  他先是发现了过道旁边座位上有两个青年男子,没有携带任何行李,而且坐在那里很少走动,夜深人静的时候也不睡觉,眼睛总是半睁半闭,不像乘客。
  还有车厢那头也有二个这样的人,经常时不时地在注视着他们。
  其实杨良顺还真猜对了,这几个人就是株州铁路派出所的便衣刑警,从株州一路跟踪监控着他们的举动,还在车上用手机偷拍了杨良顺、杨卫兵、肖林明等人的照片。后来上虞警方每个警察人手一张罪犯的照片就是他们提供的。
  在途中,当那个用一口地道的湘潭口音与肖林明打招呼却又寻找不到的人出现之后,更引起了杨良顺的高度警觉。他如惊弓之鸟,决定下车改走公路,就在410次列车停靠上虞站即将启动的那一刻,杨良顺朝杨卫兵、肖林明、谷勇使了个眼色,突然起身,三步并作两步跑向车门,四个人跳下了火车……
  杨良顺、杨卫兵、肖林明、谷勇四个人走出了上虞火车站,来到站前广场,招手乘上了一辆出租车,沿着329国道宁波方向疾驶而去。
  出租车开出百官城区来到了“二号桥”梁家山附近的一家水泥杆厂门前停了下来,这里有上虞公安局的一个哨卡。出租车司机告诉他们:“出租车夜间出城,必须登记乘客的身份证。”
  杨良顺他们不敢闯关暴露自己的行踪,无奈之下只能在此下车。
  这个时候,一同从湘潭过来的谷勇提出自己先行一步去宁波,他在那里还有生意要做,让他们另外搭车去宁波,到了宁波大家再电话联系。
  因为杨卫兵手中有谷勇的公司地址、电话号码,事先又从自己的朋友那唐山癫痫病什么医院好里了解过,比较放心。于是和哥哥杨良顺商量了一下表示同意,四个人在此分手。
  谷勇继续乘坐出租车前行,而杨良顺、杨卫兵、肖林明三人站在公路边目送谷勇,稍后就翻越围墙进入了上虞水泥杆厂,趟过一条小河之后窜入了“大树畈”五村居民区,消失在茫茫黑夜里。
  谷勇并没有走远,在与杨氏兄弟为伴的二十个小时里,他一直生活在提心吊胆中,现在终于脱离了二杨的视线,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杨良顺虽然生性多疑狡诈,但他做梦也不会想到的是,他们要替人绑票索债的主竟是警方的线人,他们的一切都掌控在警方手中。
  谷勇掏出手机开始给湘潭专案组的喻军打电话,将杨氏兄弟的情况反馈给了警方。
  喻军接报后马上向联合指挥部作了汇报,应勇副厅长当即向上虞公安局下达了布控指令并决定联合指挥部马上移师上虞。
  武警浙江省总队总队长何虎少将、政委高均起少将闻讯后紧急调集沿线各地武警出动,参谋长李建忠大校正式向武警部队下达紧急命令:“武警宁波支队、四支队、绍兴支队,向上虞方向前进。”
  当晚,联合指挥部和上虞市公安局决定组织上虞市公安局的所有民警和绍兴市武警支队官兵,以及省武警总队已派往宁波的470名特种作战队队员返回上虞,对上虞市区进行严密设卡,对重点区域进行重点布控,严防杨良顺、杨卫兵、肖林明三人进入市区。
  为避免更多市民受伤害,警方“网开一面”只留下了通往百官城东郊区的一隅。
  自从湘潭出了“3·27”持枪杀人案,喻军受命成立了专案组,利用各种社会关系寻找二杨。
  这谷勇在宁波做电器生意曾被一个老板骗去了120万元货物,无力偿还银行贷款,竟在癫痫病发作的治疗药物湘潭梅花酒店组织和容留妇女卖淫,走上了犯罪道路。
  但这谷勇又与寻找中的二杨之一,杨卫兵的情妇阿花往来密切。
  警方秘密抓捕了谷勇,喻军经过审讯并做了细致工作,谷勇表示诚心改过自新,愿意戴罪立功;于是做了警方的线人。
  在犯罪多样化与隐蔽化的现代社会,为了促进特殊案件的及时侦破,利用线人破案已成为各国警方通行的重要手段,我国在公共安全和反腐等领域使用线人是最近十多年才出现的。
  警方的线人,是由侦查机关聘用或指定,不公开暴露其身份,秘密收集犯罪证据、提供各种信息和线索,并从中受益的人。
  线人不同于卧底,线人的身份是非公务人员的市民,而卧底则是具有公务员身份的侦查员。
  一般来说有两类人可以成为线人:一是有犯罪前科的或正在犯罪且已被侦查机关控制的犯罪嫌疑人。二是与社会各阶层有广泛接触的人。
  谷勇属于第一类人。
  谷勇接受了湘潭警方的使命后,按照警方的指示,先是通过阿花出面利诱杨卫兵,要杨卫兵帮忙追回阿花的“表哥”被骗的120万元货款,答应事成之后给予60万元酬金。
  有一天,杨卫兵用电话把阿花约到一家旅馆,两个人床上几番云雨之后,阿花用她柔嫩的胳臂缠住杨卫兵的脖子娇滴滴地说:“兵哥,有一桩大买卖你做不做?我有一个‘表哥’叫谷勇,在宁波做电器生意被别人骗去了120万元的货物,他想请你帮他把货物追回来,事成之后他给你60万元钱作为酬金。”
  杨卫兵一听是笔大买卖就满口答应了阿花,“做,做,有钱为什么不赚?”
  当杨卫兵把这一消息告诉了哥哥杨良顺,杨良顺要弟弟千万别冲动,先去摸清对方的底细。<癫痫病患者的晚期症状的介绍br>   杨卫兵听了哥哥的话,第二天就通过阿花找到了她的“表哥”谷勇,谷勇与杨卫兵在一家茶座见了面。
  谷勇告诉杨卫兵:他曾经孤身一人去宁波找过张大卫,张大卫不但没有付款,还把他痛打了一顿。他到派出所去报案,警察说这是一起经济纠纷他们不能插手。他跑到法院去告状,法院又不受理。弄得他是求天不应、叫地不灵。
  谷勇还告诉杨卫兵:张大卫有一个六岁的独生儿子叫小波,张大卫把小波当作掌上明珠,只要把小波绑架了,张大卫就是拿出全部家产赎人都会愿意的。而且张大卫的家是独门独院,家里只有一个保姆每天接送小波去学校读书。你可以事先在路上用一辆车子拦截绑架小波,这样就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张大卫肯定就范。
  谷勇介绍了这些情况后对杨卫兵说:“杨哥,如果你能帮我把货追回来,我可以先付给一部份活动经费。事成之后,再给你60万酬金。”
  杨卫兵回答谷勇:“你把张大卫的详细地址和他家里与公司的联系电话告诉我。另外,你先准备2000元现金,我到时来拿。”
  谷勇点头答应。
  杨卫兵回去之后,立即通过宁波的朋友查证此事。
  而谷勇事后也将与杨卫兵见面的事用手机向喻军作了汇报,喻军给了谷勇一笔活动资金并约定了一套联络暗语。
  4月3日傍晚,杨卫兵打电话把谷勇约到一个偏僻的地方,向他拿了2000元钱,并要他马上动身走,一起去宁波。但没有告诉谷勇怎么走?从那里走?
  谷勇借口收拾东西,赶紧向喻军发出了杨卫兵今晚向他要钱并一起去宁波的消息。
  随后,杨卫兵拦了一辆出租车拉上谷勇就走,到了一个路口,杨良顺和肖林明早已等候在那里了,四个人汇合北京哪里有专治癫痫医院后就一起乘车离开了湘潭,汽车朝着株洲方向飞奔着……
  杨良顺、杨卫兵、肖林明和谷勇乘坐的出租车没有直接开到株洲火车站广场,而是在株洲的庆云大厦东侧一个比较冷清的地方停了下来,四个人下了车,走到了一个没有路灯的弄堂口。
  杨良顺叫杨卫兵去买车票,并顺手指了一下广场西边的一个隐暗角落说:“你买好票就在那里等我们。”
  “好!”
  杨卫兵答应了一声,并从袋里拿出东西套上了假发粘上假胡须,以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身份买票去了,剩下三个人蹲在那里。
  这个时候,谷勇对杨良顺说:“杨哥,我的肚皮有点不舒服想上个厕所。”
  杨良顺对谷勇说:“去吧!前面转角就有座公共厕所,你动作快点。”
  “好!”
  谷勇边捧着肚子边走,没走多远,这里还真有个厕所,看来这杨老大挺熟悉这个地方。
  谷勇掏出手机急切地拨打电话,可对方总是忙音,急得谷勇头上冒出了汗珠。
  总算通了,谷勇对着话筒急促地说了一句:“我在株洲,他们已经准备好了烟酒招待!”
  谷勇还想说上几句,可忽然听到厕所外面有动静,谷勇以为杨老大来了吓得连忙关上机子,他知道这杨老大心狠手辣,手上有枪,被他发现了就性命难保。
  谷勇提着裤子赶忙出来,看见扬老大还在原处,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下了,但杨老大横扫过来的眼光透出一股凶光,还是让他的心里打了一个冷颤,有点害怕。
  谷勇跟着杨氏兄弟这伙人上了火车之后,一路上他蹲在过道一直装睡,心里始终忐忑不安,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线人确实不好当,压力很大,但谷勇努力了……

上一篇:白居易诗集(卷四)

下一篇:期待你的影,穿越我的梦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