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魔芋糕 >

亲爱的,别让我等太久

时间:2020-10-20来源:负数与零网

 

  尾生与期于梁(桥)下,女子不来,水至不去,抱梁柱而死。”
  
  ——《庄子盗跖》
  
  文/玩偶公爵QQ:709876765
  
  zero。
  
  水漫至膝,我在等你;水淹至腹,我在等你;水冰冷过头顶,窒息我的呼吸,我还在等你。你!来了吗?你!来了吗?你!来了吗!……
  
  one。
  
  那一具深红色棺材上刻有着古怪的跟水流波动一样的细纹,棺材盖被胡乱推向一边,然后就如同一具失去生机的干瘪尸体一样掉在暗青色湿潮的地板上,并砸出了一阵闷响。刚刚一股好似心脏跳动的声音就窒息停止在这,一时的诡异顿时让周围的人心生惧意不敢靠近。
  
  这红色棺材是在一条早已干涸的河流里发现,河流上方是一座年久不用的古桥,这让发现这具棺材的人们讶异,是谁会将人葬在河里。虽然有种种猜想,但好奇围观的人群也不知道事实的真相。而且让人担心的是先前在棺材里还传出来过一阵类似心脏跳动的声音,刚刚有几个胆大的中年男子用粗木棍小心翼翼的将棺材盖远远的推开就不敢再靠近棺材。
  
  庄梦周也是这周围好奇人群中的一员,他觉得蹊跷的是心脏跳动的声音是在他来时才响起。所以,在他心里的好奇难免会更浓烈。但他等了好长一会儿,里面诡异的心脏跳动声音都停止了,也没有人凑上前瞧个仔细。
  
  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庄梦周咬紧嘴唇壮了一下胆子,就像夜行者要给自己唱歌一样。他开始保持着警惕慢慢靠近,这样一来给人的感觉就不像是接近一具死物,而是一个数字跳跃着的炸弹,有爆炸的危险。毫无疑问,这给庄梦周心里带来了一股深深的紧张感。他先是用手指尖触碰在棺材的边缘,然后将半个手掌缓缓挨着棺材边缘平伸过去。
  
  庄梦周已经紧闭好了做好了遭遇危险的准备,但他所设想骷髅暴起,手掌血肉模糊的情景并没有出现。他过了一分钟才睁开双眼,惊讶了一句,“怎么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那刚刚的心跳声又是怎么回事?”庄梦周心底浮起了更大的好奇。因为已经觉得没有什么危险,他将头就这样探了过去,却愣在那里,因为他看见一具骷髅保持着怪异的姿势躺在里面。他无法形容出这种怪异,不过他心中却突然出现的一种感觉给他指引,这指引让他暂时不再观察这具骷髅,他转动脖子往四周看去,视线却不受控制在这具棺材处往上延伸,直到看到这座据说在春秋时期就有的这座古桥才停止。这座古桥是石质,有几根同样材质的石柱支撑起。
  
  “是桥下的石柱吗?”棺材里的这具骷髅的怪异姿势就好像是怀抱着什么东西而死,不过他还是摇摇头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因为他自己都觉得不可能,于是他又给了自己一个解释,“也许这是从上游哪个不知名的古坟里冲下来的。怎么检查癫痫”他没有深想,因为他知道自己的猜测可能也会有点不靠谱,不太可能是事实的真相。
  
  周围的群众因好奇聚集在一起,也会因好奇而离去。他们看见棺材里只有一具怪异姿势的骷髅,就觉得再没什么好看,便晃荡着或瘦黄或油光的脑袋。但还有没有离开,他总感觉有什么在呼唤自己,一时间就不敢再乱动,就待在原地。有人远远看过来,居然会觉得这一个人和这一具棺材在对视一样。好在人们已经知道这里有什么,不愿意再靠过来凑热闹。
  
  慢慢开始灰蒙起来,就好像将蓝天的颜色用水给冲洗了个干净。庄梦周还在原地,因为怕打湿衣服,他终于准备离开找个地方躲雨。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发现棺材里还有东西,就在这具骷髅的胸腔位置,那几根白晃晃的肋骨之下。借助雨水在上面流淌时的光彩四溢,他看清楚了这东西的模样,这是一颗心脏!他没有看错,这就是一颗心脏,一颗有着透明颜色的心脏,庄梦周伸出自己宽厚的手掌将心脏放在自己的手心里。他不知道它的材质是钻石是水晶还是玻璃。但他知道他已经上了这种,当这颗心脏明亮在他眼里的那一刻,庄梦周又听见先前如心脏律动的声音。
  
  不过这次又有点不同,他不仅听见了心跳,还听见了有人说话,“我在等你!你!来了吗?你!来了吗?你!……”
  
  two。
  
  “尾生,你在发什么呆?”旁边有人拍他的肩膀,力气没有用很大,但足够将人从失神中拍醒。
  
  “啊?哦,没什么,刚刚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而已。”尾生放松了自己的语气后回答。
  
  “尾生你做什么奇怪的梦?怕是白日梦吧!”这一段话落下,不禁引起周围一阵大笑。
  
  尾生握紧手里刚刚在林子里捡来的透明饰物小声的嘀咕,“梦见了我穿着奇怪的衣服站在一口深红色棺材旁边,还发现了一颗心脏……”
  
  “什么?”刚刚拍庄梦周肩膀的那个人没有听清楚就追问道。
  
  “没有什么,我是说你不还有事情吗?”
  
  “是有!”
  
  “那你还不快去!”
  
  “怎么能怪我,刚刚见你发呆,我一时好奇就忘了,那我先走了。”那人说完,赶紧转身离去。
  
  尾生看着那人的笑了笑,还好糊弄过去了,不然让他知道自己做的这个怪怪的梦,肯定又会开自己的玩笑。尾生向前走了一段路,不可避免的还是想到这个梦,他拍了下自己的脑袋自语,“还乱想什么?去忙活自己的事情吧!”
  
  尾生是鲁国曲阜人,为人正直,也喜欢乐于助人,所以四乡八邻的村民们都喜欢同他打交道,在村里被很多人赞誉。今天他要忙活的事情有很多,但最重要的是他要搬家。这件事情他谁也没有告诉,如果被村里人知道了,肯定会将他极力挽留。因此,尾生就跟往常一样帮助别人,和抗癫痫药物有哪些危害同村人说笑。他想也许是因为要搬家的缘故,自己才会做那样诡异的梦。
  
  three。
  
  将自己的东西收拾好,尾生早就决定迁往梁地。这是他自己的决定,毕竟他想在自己还年轻的时候多去几个地方看看。尾生带着家当离开了这个从小长大的地方,途中有人问去哪,他就回答:“不去哪,我想去游历几天再回来。”
  
  梁地是一个很繁华的地方,人熙熙攘攘,这是给尾生的第一,他觉得自己没有来错。当尾生解决好自己的居住问题就去跟自己的左邻右舍打招呼,几个来回倒也混的个脸熟。
  
  尾生没有想到的是自己会在这里失去他的,但就算他知道,他也一定不后悔,因为他已经遇见过别人不一定拥有的美丽。那是一个有着蓝天白云的晴天,她是大家闺秀,年轻美丽大方。俗话说窈窕淑女,君子好求。尾生了一番,觉得自己还算一个君子,所以开始好求了。遇见她的时候是在人群中,他从来没有觉得会有这么的事,她给他的感觉就是心旷神怡、如沐。他知道自己不能这样下去,他鼓起勇气向表白。他一说完话就已经准备好转身离去,因为他知道自己跟她没有门当户对,他觉得她看不上自己,他只是一个家境贫寒的穷小子。
  
  “等一下!”她拉着他的手。
  
  尾生转过头去看见她一脸羞红,毕竟作出如此大胆牵住男子的事情,换换做别家的女子一样会不好意思。
  
  “别走!”她重复了自己的语气。
  
  “你?”尾生的声音里有点不确定。
  
  “你走什么?”婉兮问道。
  
  “我怕你不答应!”
  
  “那我告诉你,我还没牵过别人的手。”
  
  “我叫尾生,你叫什么?”一听这话尾生赶紧说出自己的名字。
  
  “我叫婉兮。”她说出的名字有股弱柳扶风的美丽。
  
  “那你?”
  
  “我也喜欢你!”她这句话说的很坚定。
  
  得到肯定答复的尾生欣喜若狂,他从来不知道可以来的这么容易。这大概就是一见钟情了吧,他们就如同相恋多年的一样拥抱。也是在这一天他们俩私定终身,他们决定这辈子都在一起。“在一起”这三个字是多么动听的字眼,让年轻的他们可以不顾一切。
  
  尾生从怀里淘出一个透明颜色的心脏饰物,“这是我在老家发过大火的森林里发现的,送给你。”
  
  “好漂亮啊!这是什么做的?”
  
  “我也不知道。”
  
  “这算是我们的定情信物吗?
  
  尾生深情的看着她,“嗯!”
  
  为了防止家里人不同意她嫁给尾生,姑娘决定和尾生一起私奔,这样就没人可以阻碍他俩的幸福。德州癫痫病治好要多少钱>   
  她看着尾生,“在城外桥下相见,不见不散。”
  
  尾生郑重的点头,“我等你,不见不散!我带你回我曲阜老家,这样他们就找不到了。”
  
  four。
  
  “你想去哪!”婉兮的用逼迫的眼睛看着收拾好行李的婉兮。
  
  “我…我…”婉兮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答。
  
  她的父母一声冷笑,“是想跟那个穷小子跑吧,我告诉你,不可能。”
  
  “你们怎么知道?”婉兮一阵慌乱。
  
  “我们怎么知道?自然是有人看见告诉我,这个你不用管。”婉兮的父母又补充一句,“反正今天你别想出这个门。”
  
  婉兮就这样被反锁禁锢在她的房间里,她不怕被骂,她只怕他一个人等待的太。
  
  份的说变就变,天空就像被倒进了劣质的黑色墨水一样,将整个天空乌云密布。风就如凶猛的兽一样在狂吼,电闪雷鸣。这个时候已经是了,尾生早早就来到了这里,只是过了约定的时辰她还没有踪影。滂沱大雨开始倾盆而下,整个都像是进入到雨水里稀里哗啦。大概是因为这雨是百年一遇,雨水让山洪爆发了,夹杂着黄色浑浊的泥水从山上浩浩荡荡的冲了下来。
  
  水以很快的速度淹过了尾生的膝盖,尾生看着汹涌的河水,心里不免有些焦急,不是害怕河水会将他淹没,而是担心她为什么还没有按约而来。
  
  “难道她改变主意了?”尾生否定自己的想法,“不会的!她不会的!”
  
  他的脚站的更加坚定了,“如果她来了,看不见我怎么办?我要继续等她。”
  
  水继续上涨,已经蔓延至尾生的腹部。尾生已经可以清楚的看见被河水卷过来的草根、木板,还有泥沙溅起在他的身前。他已经站不住了,一个浪花或许就可以将他给卷走,他接近桥下的石柱,将之紧紧的抱住。
  
  这个时候,水已经快淹到他嘴唇,寒冷刺骨,他趁着自己还能说话便大声喊道:“我在等你!你!来了吗?你!来了吗?你!……”
  
  他话还没有说完,洪水已经冰冷过他的头顶,窒息了他的呼吸。可在这天地间却好似还有一个声音,“我在等你!你来了吗?……”
  
  尾生终究是没有等到婉兮,洪水来得快去得也快。他就那样身躯苍白着抱着石柱,张开灌满泥沙的嘴,好像还在说话。
  
  five。
  
  婉兮不知道用什么办法逃了出来,她终于来了,只是在一个错误的时刻。所以,她只见到了尾生的尸体。她开始大哭起来,“你怎么那么傻?你就不知道先走吗?”
  
  因为都去躲避洪水的缘故,周围没有人搭理她说的话。这里只剩下她一个人和一具尸体。她拥抱着他,他躺在她怀里无声无息。
  <哪里有治癫痫的专科医院?br>   婉兮眼睛红肿的看着尾生,“对不起!我来晚了。”
  
  但事已至此,再大的抱歉和对不起也挽不回活生生的生命了。
  
  婉兮用尽力气才将尾生的尸体给背在身上,她一步一步的往城内走去,那软弱的身躯有几次都差点趔趄在地上。
  
  在城里她当掉了自己身上的贵重首饰,然后在一具棺材店里订做了一具棺材,一具有着深红色水流波动细纹的棺材。
  
  她亲手将尾生小心翼翼的放进棺材,还将尾生送她的那个定情信物也放了在他的胸前。她顺便在东坊雇佣了几个人将棺材抬到尾生死去的地方。她要求将棺材葬在桥下,在向那几个雇佣来的人交待完后,她纵身跳下了这条河,失去了消息。几个月后听人说有人在下游发现了一具模糊的尸体,看衣物只能知道是一名,无法确认具体是谁。
  
  six。
  
  “你手里拿的什么?”一位精瘦并长着黑色胡须的男子向庄梦周询问。
  
  “什么?”庄梦周回过神来,发现他身前站立着一位男子,应该是刚刚失神的时候过来的,不然庄梦周不会没有发觉。
  
  “我说你手里拿的什么?”这名男子眼神开始变了,像是看见了什么宝贝一样。因为庄梦周刚回过神来没有解释,他以为庄梦周是找见了什么宝贝。
  
  庄梦周看了看手里的透明心脏,“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但挺贵重的。”
  
  “贵重?”那男子听完这话就扑了上来,没想到却将这颗透明的像钻石一样的心脏给摔在地上。只听见“嘭”的一声,这颗疑是钻石的心脏碎了,在地上绽开了一片的闪烁。
  
  那人抬起眼,轻蔑了骂了句,“我呸,我当是个什么贵重的好东西,原来只是一块臭玻璃。”
  
  庄梦周嘴上没有说话,只是他在心里回答,“是贵重的,因为它的材质是!”
  
  庄梦周的铃声在这个时候响起,看屏幕显示是他的女。他按下接听,说:“的,有事吗?”
  
  “没事就不能打你啊?”对方的语气里带上了娇嗔。
  
  “我可没这样说,当然能啊。”
  
  “逗你玩呢,你不是说今天要带我见你父母吗?想问你什么时候去?”
  
  “等一会就去。”
  
  “那老地方见,你来接我,不见不散!”
  
  话说完,对方准备挂掉电话,庄梦周语气着急的喊道:“等一下!”
  
  “怎么了?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庄梦周一时语塞,但还是想了一句话说道:“亲爱的,没什么,只是…只是想跟你说别让我等太久。”
  
  ————乔诗伟完稿于2012/5/20
  
  

上一篇:回到原点,重新开始

下一篇:新年好,好过“年”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